您好,欢迎来到大学生村官网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首页
 网站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村官论坛 > 温州苍南龙港镇双龙村名天环保包装遇选择性强拆引民企集体恐慌 拆迁全由领导定
温州苍南龙港镇双龙村名天环保包装遇选择性强拆引民企集体恐慌 拆迁全由领导定
时间:2016-10-17 17:25来源:中企新闻网作者:DS

  温州苍南政府选择性强拆 引发民企集体恐慌

  合法手续取得的临时用地许可却成了违建,温州苍南县选择性强拆引发政府公信力危机,当地民企在观望中纷纷萌生去意。

  近日,一篇名为《浙江苍南政府支持虚假举报违规强拆名天公司损失千万》的帖子在凤凰、天涯、网易、凯迪、猫扑等各大论坛流传,引发上万网民热议。

  网帖称:温州名天环保包装有限公司用地为2006年经苍南县龙港镇人民政府和镇规划局批复同意的临时工业用地,6年里公司累计投入千万修建厂房扩大生产,但2012年5月却突然被认定为非法建筑予以拆除,厂房被夷为平地,千万投资打了水漂。

  千万厂房以违建名义被强拆

  林学亨,温州名天环保包装有限公司(简称名天公司)法人代表,厂房被拆的当天,林学亨一夜白发。拿着村民联名的请愿书,他却求告无门。

  据林学亨介绍,名天公司坐落于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双龙村,是一家从事无纺布和塑料制品的企业。

  2004年,温州华宝明胶公司因冷库及仓库用地需求,向龙港镇政府和苍南县规划局报告要求租用双龙村15户村民个人的宅基地作为临时工业用地。经审查,苍南县规划局和龙港镇政府均批示同意,得到许可的明胶公司又将这些土地转给了名天公司使用。

  有了政府的批文,名天公司在村民的宅基地上修建起了厂房,投入了上千万的资金从事规模生产。建厂6年来,每年创利达百万元,还解决了当地100多村民的就业问题。

  2011年,温州开展“违必拆、六先拆”活动,一则消息显示,当年9月2日,苍南县也召开“违必拆、六先拆”专项行动千人动员大会。

  林学亨看了这则新闻,但当时他不以为然,深信自己的厂房并不属于违法建筑。

  据了解,违法建筑是指未经规划土地主管部门批准,未领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建筑的建筑物和构筑物。其表现形式包含农村经济组织的非农建设用地或村民自用宅基地非法转让兴建的建筑。

  而名天公司当年获得了龙岗镇政府和规划部门的临时工业用地许可,有政府的批文在手,林学亨并不担心,他认为即使是从最坏的角度考虑(村民自用宅基地非法转让兴建的建筑属非法建筑,乡镇及规划部门无权改变性质批准为临时工业用地)认定为非法建筑,但手续是政府批复的,按过错分担原则政府也理当给予赔偿。

  2011年11月3日,苍南县国土、规划以及龙岗镇政府突然向名天公司下达《责令限期整改通知书》,认定名天公司擅自租地修建厂房,要求其于当年11月10日前自行腾空并拆除违建。

  名天公司向政府申诉自己的厂房非违建并要求按照行政处罚法来实施,双龙村大部分村民也支持名天公司,他们在请愿书上按下手印,请求上级政府尊重历史来处理所谓的非法建筑,拆除前必须按照相关规定予以赔偿。

  名天公司和村民的请求递交了上已经半年过去,各级政府却迟迟没有答复,就在林学亨认为此事已经平息时,2012年5月31日,龙港镇两违办会同规划、土地、交警等部门工作人员在未通知情况下突然来到名天公司,两台挖掘机将4000平米、价值千万的厂房夷为平地。

  被强拆的只有名天?

  一个城市拆除违建,无可厚非,那么在苍南县,除了名天公司,其它类似的企业又如何呢,

  “灵溪镇、龙港镇和县规划建设局、县国土局、县公安局、县纪委等部门负责人一一上台作表态发言,铿锵有力的声音充分表明他们破斧沉舟、迎难而上,不打胜仗决不罢休的决心和信心。”新闻稿里曾如此描述苍南县拆除违建的气势。

  但记者却找到一份2012年由龙港国土分局上报的《关于反映苍南县宗新塑业有限公司等八家企业违章建筑的调查报告》。

  报告中,7处违法建筑最长已经存在了19年,其中最大占地面积4000多平,而这些违法建筑不仅没有拆除,甚至一家叫庆成印染厂的违章建筑,占地4296平方米,从2009年就开始补办用地手续,2011年被立案查处,而查处的结果却依然是“现按程序在补办用地手续”。

  记者仅在双龙村了解到,当地的鲍宗申厂、温州维凯机械公司、浙江锦城实业公司、温州嘉悦印业公司、浙江奥奇公司、伟业广告公司、龙港洁泰纸塑公司、苍南泰龙塑业公司、万华包装公司、温州国丰无纺布公司、龙港金信包装材料厂、苍南县高精电镀厂、小麦码头等企业用地性质和名天公司大致相同,有的甚至还占用的是农业保护用地,更有甚者只是村书记、主任同意,相关部门打个招呼,任何手续都没有就盖起了厂房。

  它们在苍南县“违必拆,六先拆”专项行动中也安然无恙。

  也就是说,名天公司遭遇了地方政府的选择性强拆。林学亨认为,自己的厂房因为有政府规划部门颁发的临时用地许可,且不是“未必拆、六先拆”规定的三年内新建违建,本就不在此次拆违风暴的范围之内。

  仅仅是因为和某些人有过节,才导致了企业被以“违必拆,六先拆”专项行动为名遭到强拆。

  不讲法不讲理拆迁全由领导定

  那么又是谁操控了此次强拆事件?调查的结果更加扑朔迷离。

  记者采访了苍南县两违办温主任和主管副镇长谢磊,他们均表示因为温州工业发达中小企业众多,在快速发展经济的这些年,工业用地僧多粥少极其紧张。

  当地政府实际上当时也是支持通过宅基地的变通搞工业厂房建设的——名天公司厂房所在地其实就是最初的塑编工业园。类似这样的情况在龙港很多,在整个苍南甚至整个温州都比较常见。他们也认为不该拆,起码不能就这样没有任何补偿按照违建强拆。

  龙港镇官方网站显示,5月29日下午,正是由副镇长谢磊主持召开拆违协调会,决定对林学亨违章厂房进行拆除。

  谢磊却表示,此事他们拖了一年多,后来成为县里的督办案件,如果不拆就要对镇主要领导按照绩效考核一票否决。实在顶不住县里的压力才拆除的。至于县里为什么一定要独独拆除林学亨的厂房,他们表示并不知情,关于该厂房的情况他们也都给县里打过正式的报告,详细说明了不应按违建拆除的原由。

  随后,记者来到苍南县法制办和绩效考核办了解情况。按照龙港镇相关领导的说法,就是这两个部门认为名天公司属于违建应依法拆除,可是,这两个部门也无法向记者出示充分的法律依据和拆除原由,只是说都是县领导的决定,他们也只能遵照执行。

  如果真如工作人员所说,那么在苍南县,仅凭个别领导的指示就能强迁一家企业,那么法律又在哪里。

  公然违法苍南政府强迁不断

  地处浙江最南端的苍南县曾创造出股份制、浮动利率等十几个全国第一。而现在网上搜索苍南县,显示结果往往和强拆挂钩:

  2007年6月19日《青年导报》报道了苍南县钱库镇垟西村天马工业园项目,荒唐到房管局竟然给该企业发放房屋拆迁许可证。导致数十户村民遭强迁,企业生产项目也因此搁置多年的两败俱伤局面。

  2012年5月12日,灵溪镇坝头村假借“拆违”选择性执法强拆104国道附近村民林修圭家,还牵出了一起倒卖宅基地的重大腐败案件。

  2012年5月18号,望里镇强拆.造成农民几十伤、五重伤,引发国际影响。

  2012年7月13日,灵溪镇再次强拆一生猪养殖场导致多人受伤。

  据了解,违章建筑拆除程序一般是由行政机关经调查取证,确认建筑物违章后,对违章搭建人做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其停止违法建设行为。

  搭建人拒不拆除违章建筑的,行政机关在做出行政处罚决定前,依法向其发出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拟处罚结果和被处罚人陈述、申辩等权利。

  法律设定告知程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实现处罚公开,保护当事人陈述权、申辩权的充分行使。当事人逾期拒不拆除的,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由行政机关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以名天公司为例,从2011年11月3日政府下达《责令限期整改通知书》开始,政府并未按照规定再次通知催促名天公司搬迁,拆除当日也并未通知林学亨到场。

  甚至龙港镇政府也承认,仅镇两违办会同规划、土地,甚至是交警等部门就主导了拆迁工作。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双泉律师对此表示,温州苍南县政府的强拆行为可以说既无程序公正也无实体公正,严重违反了《城乡规划法》、《土地法》、《行政处罚法》及《行政强制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政府失去公信力企业主逃离苍南

  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陈德龙发起的轰轰烈烈的“拆违”行动,其本意是依法规范房屋土地的规划审批、依法治理市容市貌。

  然而,违法拆迁、选择性强拆,唯领导指示拆除,在苍南县的这些强拆案严重削弱了政府的公信力,也违背了陈德龙书记的初衷。

  虽然暂时还没被强拆,但是一位厂房被定为非法建筑的企业主表示,十几年前甚至几年前,当地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将农村宅基地和农田变为工业用地,租给企业使用,而现在,政府却无视当年的承诺和批复,又以拆除违建的名义将企业在这些“工业用地”上自建的建筑认定为非法建筑而强拆。

  “政府没有标准,甚至任意制定标准,根本不知道哪天自己的企业会遭到强拆。”

  “因为经济或政策因素,很多企业选择离开温州,也许有一天还会回来,但因为政府失去了公信力导致企业离开,我们不会再回来。”

  采访中,许多企业主表达了和林学亨(目前已经远赴外省投资)类似的观点。

  曾荣登中国女首富的九龙纸业董事长张茵在参加央视财经频道一档专题讨论中国企业家移民潮及社会责任的节目中一针见血的指出——身边企业家70%以上选择移民,其主要根源在于政府不依法行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没有法治保障的市场,游戏规则完全由政府掌控,这才是造成中国民营企业家恐慌性移民的根源所在。

  与苍南仅仅相距500多公里的嘉兴本地明星企业德尔电器就是最好的例证。

  《南方周末》2011经济表情——德尔之死——一家民企的非正常消失!报道了为配合当地政府突击搞商业开发,德尔电器不得不违心搬迁,却因政府拆迁补偿款未按时到帐,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求告无门,和以色列签订的可填补国内空白的专利技术产品也胎死腹中。

  近日,《环球时报》发表题为《火灾后续风波凸显政府公信力不足》一文,文章称“官方必须下决心、花大力气投入公信力建设,所有官员和所有官方代表性的机构都应当是参与者。”“破坏政府公信力是朝无政府主义社会的挪动”。

  原中国政法大学博导、宪政研究所所长蔡定剑先生曾说:

  要重建一个好的道德秩序,首先是政府行为本身必须是追求正义的,其次是应该尊重人权、法治等道德价值观。如果政府首先不尊重法治,今天答应把这块地批给你,刚盖房子,过两天,他又要求把房子拆掉,一点信誉都不讲,那人民怎么可能讲诚信?

  在苍南县,政府依旧执着于强拆,林学亨为还死去的企业一个公道在奔走,而公道却在雾蒙蒙的前方,一样迷茫的还有当地的企业主们,早已人心惶惶、萌生退意。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友情链接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大学生村官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全国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大学生村官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dxscgw.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19690号-6
联系邮箱:nongyegcw@tom.com 联系电话:010-56021099
业务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